秋肖颖

秋水。

【全职】【喻黄喻】无题



01

喻文州想,自己大概是疯了。

背着父母离开家,只留下一张字条。

今天先去看看,过两天再回来吧。

后来他再回家的时候,被赶出了家门。

下一秒又被拽进了家门。

02

喻文州想,自己大概又疯了。

拿了冠军,全队庆祝,大家都破例喝了点酒。

三两口下去就有些迷迷糊糊的,到角落的窗边吹吹风,结果被人从后面抱住。

然后不知为什么就吻了起来。

是黄少天。

03

喻文州想,自己大概再一次疯了。

和黄少天一起退役,和家里坦白,然后第二次被赶出家门。

还好这一次身边有人陪着。

下一秒门也没有开。

第二天来了一个电话。

04

喻文州想,这一次自己大概没有疯。

去了冰岛,求婚了。

婚礼是在瑞士办的。

第一届世邀赛的地方。

——————————————————————

考试前复习的十分钟的摸鱼。

大概是,攒人品吧。

其实题目应该叫《今天喻文州疯了吗》

没有。

【喻文州个人向】记得那一次出发(上)

·去年中考作文题目
·喻文州个人向
·无cp
·没大纲
·纯流水账
·纯流水账
·纯流水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准备好了吗?

·READY——

·GO!



01

喻文州想,去参加第一届世邀赛时从B市出发去苏黎世的那天他大概是一辈子也不会忘的。

那天大家似乎都不太一样,最明显的就是少天在去机场的大巴上没了那么多絮絮叨叨,大家似乎都很开心,但是又都不是通常说的那种开心,至于到底是哪种,他也说不出来。

他清楚的记得那天叶修在机场门口抽了根烟,居然没被粉丝认出来。

02

要说喻文州自己,他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别的情绪,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就好像是每年都会有的二十多场去别家战队客场作战那样,上飞机,最多呆两天,然后再飞回来。

但是也有不同的。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这次去的不是H市不是S市不是Q市不是国内的任何一个城市,而是遥远的欧洲,瑞士,苏黎世。他觉得自己没有激动,就是觉得,这么多年,从那个没人关注的手残,到国家队队长,要是不看过程,只是前后对比,饶是再理智的头脑,也觉得有那么点不真实。

可是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真实的。

03

后来在飞机上,他坐在叶修旁边,他原本是想和少天一起坐的,结果少天被孙翔拉走了,再一看,也就叶修旁边有空位了。

他跟叶修没什么交流,叶修一上飞机就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睡觉,他们后面是孙翔和少天,一直在不停的叨叨叨叨,闹的喻文州满脑子的嗡嗡嗡,也不知道叶修是怎么睡得这么香甜的。

虽然飞机飞稳后没多久他也睡着了,睡着前耳边还回荡着孙翔和少天的声音。

这两个人呐...

04

喻文州到底没睡多久,他是被撞醒的。他坐在过道一侧,猝不及防被人一撞,就醒了。

是张佳乐。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张佳乐起来想去卫生间的时候自己的左脚绊了右脚一下,然后就一不小心撞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醒的时候张佳乐已经被人扶了起来,一边按着腰一边“嘶嘶”的抽气,旁边的人都一个劲的嘲笑他,喻文州看了看,好像就自己和叶修睡的香,其他人都醒着,哦,现在只有叶修在睡。

看了看时间,距离飞机起飞也不过才过去一个多小时。可既然醒了一时半会儿也睡不下去,就睁着眼睛放空自己。

05

事实证明,发呆实在是一个很好的消磨时间的方式。无视周围的人,自己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直到被送机餐的空姐叫回神时飞机已经飞过一半的路程了。

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叶修把他叫了起来,怎么的也得先吃再睡不是?况且飞机还有几个小时呢,而且到了那边时差加上各种事情还不一定能不能按时吃上饭。

说到这,喻文州不由得悲悯地看了一眼斜后方的张新杰,作息被打乱应该很痛苦吧?

06

后半程没什么状况,叶修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扒拉了两口饭就又睡着了,这让喻文州不得不猜测昨晚叶修到底有没有睡觉。

之前闹腾的几个人似乎都一顿饭后就突然安静了,一个两个都渐渐睡了过去。喻文州依旧放空自己,然后也睡着了。

07

下了飞机,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在中国国土上了,所有人都精神一振,然后...然后掏出了手机,开始自拍。

哦,其实也没有。至少没有全部。

以孙翔和唐昊两人为首的特别兴奋的一群人与旁边以叶修和张新杰为首的一看就是睡的熟的时候突然被叫起来时的不爽脸的一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他们是一队人。

现在联盟的年龄差距真的很大啊。

喻文州这样想着。

08

到了目的地,不论是为什么到这来,只要是一队人凑一起的,那么到达之后第一件事必然是分房。

我们的荣耀国家队也不例外。

不过在分房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插曲,其实也不能说是“一点”,一句话概括就是不论怎么分房都有人不满意要求换房。

负责分房的叶修烦不胜烦,大手一挥,宣布房间按飞机上的座位来,坐一起的一间房,不满意的自己再开一间,然后找老冯报销【划掉】。

这话一出,大家都选择接受,毕竟这样一直纠结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于是喻文州和叶修睡一间房。

09

然后又交代各自先去把东西放好整理好,半小时后在叶修喻文州的房里集合。

因为一会儿房间要用,所以喻文州只是大概的收拾了一下,而叶修,则根本没整理,直接趴床上装尸体。

算了,不管他。喻文州迟疑了一会儿,这样决定。

10

半小时后,先到叶修和喻文州房间里来的是孙翔,和拖着孙翔的黄少天。

好吧,应该是,黄少天,和被黄少天拖着的孙翔。

然后陆陆续续的大家都来了,最后到的是奔的气喘吁吁的张佳乐,一进门就瞪着唐昊质问说:“你为什么走的时候不叫我!”

唐昊瞪着一双无辜的眼从座位上跳起来说:“你在厕所我怎么叫你!要我冲进去吗?!”

整个房间一片寂静。

TBC.